您當前的位置 :主頁 > 視頻 > 圖片 >

姚明的生意場 退役后的創業之路

2018-03-09 08:37 來源: 浙江在線

    “我雖然離開了賽場,但我不會離開籃球。”

    三年前的7月20日下午,在上海浦東嘉里大酒店的三層會場,姚明正式宣布退役。在那場被命名為“明謝”的發布會上,姚明似乎有意向在場的400多名記者做出暗示,離開籃球場的他,將會在另外一個更大的舞臺上重新回歸:“我覺得生活就像一個向導,他會打開一扇又一扇門,今天我退役,一扇門關上,另外一扇門打開。”

    過去三年來,這位曾在NBA打拼9年的籃球明星,正在兌現當初打開另一扇門的諾言,在商業、慈善等領域頻頻為自己貼上新的標簽。在投資葡萄酒、音樂、CBA俱樂部以及開辦NBA姚明學校之余,他甚至還會出現在《爸爸去哪兒》這樣的娛樂節目中。

    “我現在比在NBA打球時還忙。我給自己制定的幾項任務是同時進行的,有時在日程上沒法做到平衡,只能是哪兒有工作就在哪兒處理。”盡管姚明用“忙碌”一詞來形容自己現在的生活、工作狀態,但如今再次見到姚明,他的身體已經略顯發福。

    “他現在主要的工作就是三件事:一是讀書,一是球隊,一是基金會,再從這三個延伸出來就是政協委員。”“姚之隊”隊長章明基對《財經天下》周刊說,姚明是個理想主義者,退役后他想好好做一番事業,處于積極轉型階段的他,極力想扮演好各種角色。

    然而,這名曾在賽場上叱咤風云的籃球明星,在場下的轉身看上去卻并沒有那么華麗。過去三年的經歷尤其是生意場上的起伏,或許已經讓他開始意識到,想要在籃球場以外取得成功,遠沒有把籃球扔進籃筐那么簡單。

    籃球場

    實際上,整個六七月份,姚明的行程都排得滿滿的。不過對于他來說,最需要緊急處理的,還是與上海大鯊魚隊核心球員劉煒的續約風波。

    作為姚明的“發小”,劉煒在過去長達11年時間里曾是國家隊的重要一員。2002年,他和姚明作為核心球員為上海這座城市帶來了隊史第一座CBA冠軍獎杯,隨后姚明去了NBA,上海隊僅靠劉煒一人支撐,成績也一落千丈,僅有一次打進季后賽。直到2009年姚明成為這支球隊的老板,很多人才再次看到希望。

    不過,在姚明接手上海大鯊魚隊后,他和劉煒之間的關系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由原來的隊友和朋友關系,轉變為老板與員工之間的關系。

    作為球隊老板的姚明,希望更多地借鑒NBA的運營法則,篤信運用理性手段而非感情用事來運營俱樂部。他先是炒了恩師李秋平,隨后在劉煒的續約問題上與對方產生分歧。盡管劉煒在2009年簽下5年合同,但兩人之間的關系已經有了裂痕。5年之后的今天,雙方在續約問題上再次發生分歧。這一次,以劉煒離開上海遠走新疆而告終。

    劉煒的離去一度讓姚明背上人情冷酷的罵名,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成為眾人指責的對象。在外界看來,球場兄弟之間的珍貴情誼遠比“在商言商”這樣的冷酷戲碼更能打動人心。

    “在CBA這樣一個半職業聯賽,談什么在商言商有點過,CBA一時半會也不會變成NBA。既然那么絕,那就請拿出成績來。”曾經在上海隊擔任球隊翻譯和錄像分析師的單正灝,把批評的矛頭直接對準了姚明。

    不可否認的是,劉煒續約風波只是姚明管理大鯊魚隊的一個側面剪影。在接手球隊的這段時間里,他引進了很多NBA的管理經驗,對這支母隊進行了諸多管理嘗試。“在整個俱樂部的運作過程中,姚明參與度是很高的,他更多是從機制的角度來看待問題。”章明基說。

    不過,借鑒美國管理經驗的姚明也走了很多彎路,畢竟,不是所有的NBA理念都適用于CBA。最明顯的例子是,上海隊之前開始聘用外籍主教練鄧華德,并在球員不能充分流動的情況下從美國大學聯賽NCAA選擇張兆旭等球員。“他們(姚之隊)之前走入一個誤區,認為NCAA的球員來打CBA沒問題。實際上,CBA的對抗強度等要遠強于NCAA。”對此,上海五星體育電視臺編輯曹鍵表示。

    經歷了5個賽季的試驗后,姚明無奈地又重新開始聘用本土教練。“上海隊堅定要走國產教練的路線,很重要的原因是,國外教練不適合中國球員的籃球文化。”章明基說,國外教練經常會對球員失控。“講穿了就是,由于球員長期不流動,我們形成了一些根深蒂固的圈子或山頭,這種復雜的關系讓外教難以想象。”

    “外教可以彌補一部分,但也有問題,他們的語言、文化差異是非常大的。外教還不像外援,外援可以通過實力展現,外教必須通過語言把大家感染起來,包括把他的意圖執行起來。所以有文化與語言上的差異,外教是非常難施展他們才華的。”對此,姚明反思道。

    另外,上海隊希望引進NBA式的管理模式,對球員更加寬松,讓他們在球場上打球更有創造性。但這樣嘗試后,章明基發現,一些長期習慣于被管束的球員,突然之間寬松了之后,他們就像脫韁的野馬一樣完全亂套。

    “我們很多東西不能想得太超前,還是得講究中西結合,找到一種平衡點,更有耐心去推進。”章明基說。

    與其他俱樂部老板不同,姚明沒有實業,所以他更希望探索出一條可持續的經營道路。不過無奈的是,除了在投入上精打細算,他暫時還沒有找到一個更好的商業模式。

    “NBA跟CBA最大的不同是,NBA把它看成是一樁生意,任何東西要長期發展必須要靠它的商業模式,但CBA完全沒有商業模式,今年比賽結束了,明年再討論明年的,完全不是一個討論商業模式的方法。”姚明無奈地表示。

    更讓姚明無法接受的是,沒有商業模式的CBA,今年還將進行擴軍,由過去的18支球隊變成19支。“在CBA可能都數不出來合格的19位專業教練的情況下,擴軍就造成物價上漲,而物價上漲卻并不代表水平上漲。這種感覺并不是很好,甚至有些痛苦。”姚明說。

    在他看來,要改變中國籃球的這種現狀,必須從孩子階段就開始抓起。在經營上海大鯊魚俱樂部的同時,姚明也想把NBA對孩子培養的理念更多地帶入國內的籃球場地。于是從今年2月開始,他又多了一重身份:NBA姚明學校校長。

    細心的人可能已經發現,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姚明開始頻頻出現在湖南衛視《爸爸去哪兒》、東方衛視《我們一起來》、央視《開講啦》等欄目。

    其中,在《爸爸去哪兒》節目以及其他很多場合,姚明身穿的都是一件印有姚明NBA學校標志的T恤。在諸多采訪中,姚明的這份新工作也是公關所極力希望媒體能傳達的。

    最早,姚明看到籃球是一項比較受歡迎的運動,覺得開辦一所NBA學校是個不錯的機會。“我們本來是想做一個周末籃球培訓機構,在籌備的過程中,NBA聽說我們要做,恰好他們也要做,于是就強強聯手吧。”“姚之隊”中方經紀人陸浩說。

    有著姚明與NBA這兩個金字招牌,會有不少家長愿意將自己的孩子送過來。由于NBA姚明學校所收學員是0到16歲的孩子,而NBA教練面對的是成年專業球員,他們并不一定能教好孩子們,所以姚明希望找一些高中教練。

    “很多人說,你是NBA姚明學校,教練肯定是NBA的。但NBA與CBA都是職業聯盟,教練面對的都是成年人,跟面對孩子完全不同。所以我們更希望招募高中教練,他們知道怎樣跟孩子去溝通,沒有所謂最好的,只有最合適的。”姚明表示。

    比如,NBA姚明學校選定的技術總監是比爾路辛格爾頓。在中國,知道辛格爾頓的人少之又少,但他曾經在多個國家打過比賽,退役后也一直從事籃球教學工作,出任過高中籃球教練、大學教練以及職業籃球教練。

    主教練助理威爾伯路艾倫同樣是一名高中教練。在他看來,“籃球偉大在哪兒?就是塑造性格,讓每個人成為不錯的人。這項運動給你機會去了解每個人的感受,他們從中是否收獲到快樂、享受,這很重要”。

    “實事求是地講,籃球打得好,未必可以幫你找到下一份工作,但你如果有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這些可以在球場上尋找到,就可以尋找到更好的生活。”姚明對《財經天下》周刊說。

    有了NBA做靠山,姚明正在最大化地利用這種獨一無二的優勢。每年夏天,不少NBA球星都會來華宣傳,這些NBA姚明學校的學員有機會跟這些球星一起訓練、打球,而在已經舉辦了10年的NBA中國賽期間,這些學員也可以跟球星一起訓練和現場看球。在2月22日NBA姚明學校的開業典禮上,杜蘭特、安東尼等眾多NBA球星通過視頻發來祝福。

    “實際上,NBA這些年想在中國落地也比較難,他們想籃球培訓是一個有增長機會的生意,正好姚明也想做這一塊,雙方一拍即合,這就開始了。”北京體育營銷公司“關鍵之道”創始人張慶表示。

    目前,僅靠學員收費很難維持NBA姚明學校的正常經營,它的大部分收入還是依靠贊助商。以第一期為例,教練員員工3名,助理教練10人,而學生是200多個,每人收費3900元,全部學員費用才80萬元左右,連教練員的工資都不夠。

    在姚明的規劃中,目前在北京的NBA學校只是試驗,一旦成功,他們會向其他城市推廣。“各個地方不同,上海、北京、二三線城市都不同,配置的教練、生活成本等也都不一樣。這里面需要去摸索,北京適應的模式,未必適應于天津。”

    陸浩也透露,NBA姚明學校未來可能要改稱俱樂部,因為它是一個業余的體育教育機構。“它不是把學員固定在學校培養專業運動員的模式,我們將來希望它開在社區。就像健身房一樣,每個社區有這樣一個機構。這并不容易,但我們正在嘗試。

    公益場

    不可否認的是,無論是大鯊魚俱樂部還是NBA姚明學校,盡管最近三年來姚明的個人色彩越來越濃重,但其背后真正的主導者依然是那個大眾耳熟能詳的名號——“姚之隊”。

    作為姚明個人品牌價值和商業符號的規劃者,成立于2000年的“姚之隊”對于姚明籃球事業的成功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不過,隨著姚明的退役以及在其他領域謀取成功,“姚之隊”的角色以及姚明與團隊之間的關系都在悄然間發生著變化。

    過去“姚之隊”核心成員包括章明基、陸浩、約翰路海遜格、比爾路達菲、比爾路桑德斯等,但現在由于姚明大部分時間都留在中國,美方的約翰路海遜格與比爾路達菲參與得越來越少。此外,團隊扮演的角色也由過去姚明打球時的主動變為現在的被動。可以說,姚明已經成為現在這支“姚之隊”的新隊長。

    據章明基透露,之前“姚之隊”更多的是出謀劃策,作為一個經營團隊為姚明打理很多事情。而現在,“姚之隊”則越來越轉變成一個資訊團隊了,為姚明提供一些信息,在決策過程中,姚明自己的想法也體現得越來越多。“從某種意義上講,隨著姚明的成熟,‘姚之隊’所起的作用也在不斷演變。”章明基說。

    一個典型案例是,在“姚基金”的成立與運營中,姚明自己的觀點和意見就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姚基金”成立于2008年汶川地震發生后,當時姚明捐贈了200萬美元,并成立姚明基金會幫助災區進行校園重建。

    現在,“姚基金”隸屬于北京眾輝國際體育管理有限公司(眾輝體育),同時隸屬于這家公司旗下的還有易建聯、丁俊暉、張琳、侯逸凡等知名運動員。作為眾輝體育的股東,姚明保持著跟團隊成員至少兩周開一個電話會議的節奏。

    “姚明退役以后要轉型做什么,實際上‘姚之隊’沒有一個專門的定位,我們都是為他服務,他想做什么,我們都配合。”陸浩對《財經天下》周刊說。

    如今,陸浩名片上的職位也已經從之前的眾輝體育總經理變為了現在的“姚基金”管委會委員。這位中國唯一一個同時做過足球與籃球總經理的人,目前負責著兩個基金——黃杉基金與“姚基金”,前者投資體育行業,后者則從事公益慈善。

    “做慈善嘛,人不能鉆在錢里邊。”曾有過體育、金融、貿易等行業經歷的陸浩說,“我也覺得挺驕傲,能幫‘姚基金’找到公益慈善項目,我覺得也挺有成就感的吧。”

    目前,“姚基金”的項目主要包括姚明慈善籃球賽與籃球季。從2007年起,每年夏天一些NBA球星都會來中國跟中國國家男籃隊員打慈善比賽;而籃球季也已經連續舉辦了三屆,從最初覆蓋49所希望小學,到今年已經達到了170多所。

    說起來,籃球季誕生有些機緣巧合。原本,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帶了一個從事教育的人來找陸浩談,他們拿出1000萬元來搞足球方面的公益項目。陸浩覺得這是個好項目,不過是在北京實施,而北京各方面條件都很完善,并不是公益活動最好的地方。“你要找需要幫助的地方,這才叫公益。”陸浩說。

    最終,對方放棄了公益足球的想法,而此時的陸浩靈機一動:為什么“姚基金”不做呢?

    開始行動前,陸浩和他的團隊進行了多方面的調研。“我們本來的想法是在‘姚基金’捐建的十幾個希望小學里做試點,后來由于我們的寶馬、史丹利等合作伙伴也都有捐建希望小學,他們要求這些學校也要加入籃球季活動。”陸浩說。

    在被問及“姚基金”與其他慈善基金的不同之處時,姚明表示:“我想大家都出于一個很好的意愿,為社會做一些事情,目標不同吧,但這不是對與不對,我們更關注青少年的成長,獲取體育方面的訴求,包括生活中必備的素質。你可能關注的是籃球水平,但我們關注的是他們用怎樣的態度去完成比賽過程。”姚明對《財經天下》周刊透露,籃球季主要關注的是那些留守兒童,他們缺少比賽機會,希望通過比賽讓他們有一個正確的態度來面對競爭。

    “我們查了下希望工程有17000所小學,而這也是我們的目標。”姚明說。

    不過與此同時,姚明依然面臨著不小的挑戰。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在中國做慈善與在美國是截然不同的:“美國一般是社區里比較有影響力的人出來,讓大家去捐錢,不見得有媒體會報道,關鍵是做完社區里都知道了。而我們理解慈善則是一定要崇高,有巨大的社會效應。”

    “這種情況下,專業性的媒體很重要。比如,公益與體育結合會產生怎樣新的話題?這就需要各方面記者去研究,而不是純粹作為話題新聞去報道它。另外,公益的行規、體育的行規也很重要。公益本來就是大家自發自愿,在自己生活不受影響的情況下去幫助更多的人,所以特別需要保障大家的積極性。”姚明說。

    眼下,隨著“姚基金”籃球季的火爆,原本有公益想法的運動員或機構也希望能加入進來。比如原北京國安球員高雷雷,2006年時就捐建了一所希望小學,看到籃球季活動的影響力后,今年開始跟“姚基金”開展合作。

    無疑,這種場景正是陸浩和姚明所希望看到的。

    事實上,2003年“非典”開始,姚明就一直熱衷國內各種慈善活動。“盡管姚明在籃球季和慈善賽上沒有商業企圖,但這對他個人品牌卻很有益處。”張慶表示,姚明的慈善舉動對其個人曝光度以及形象經營都非常有利。“這是相輔相成的,你發揮影響力做一些對社會有益的事,反過來它也會讓你的平臺繼續曝光在公眾的視野之下。”

    生意場

    在張慶看來,姚明無疑是聰明的,甚至是有些精明,對于自己的品牌和公眾形象經營得天衣無縫。

    其實,早在球員時期,姚明就以精明而著稱,他的品牌經營和慈善活動為很多人所津津樂道。這也讓他的成功并不限于籃球,在籃球之外取得了更多社會影響力的同時,他也不忘在商界一展拳腳。甚至很多人評價說,姚明在商業上的天賦與他的籃球天賦同樣出色。

    作為商人的姚明涉及領域諸多,除了上海大鯊魚隊,還包括姚餐廳、健身房、酒店、房地產、葡萄酒、巨鯨音樂網等。當然,其中很多項目姚明并沒有真金白銀地投入,而只是借用了“姚明”的品牌而已。而股票投資合眾思壯,則是一個非常典型的利益轉讓,當時姚明以每股1元的價格買入了37.5萬股,此后其收益一度曾達到7000多萬元。姚明真正自己掏腰包的投資是在美國、北京等地的多處實業資產,其中包括豪宅、酒店和酒莊等。

    盡管有媒體報道稱,通過投資和商業運作,姚明已經賺得盆滿缽滿,但至少在賬面上一個不容否認的事實是,他掌控下的上海大鯊魚隊正在連年虧損,而早期重金投注的巨鯨音樂網也以失敗而告終。當初,姚明以300萬美元作為天使投資,后來谷歌入股時,他又跟投了一部分資金。“本身出發點是對音樂比較有興趣,然后這是一個比較新的東西,是做一個嘗試。”對于當初的投資,姚明回憶說。

    作為當時的創始人,陳戈對于巨鯨音樂網的失敗頗感惋惜。他說,如果不是谷歌退出,它極有可能會取得成功,因為當時巨鯨的流量大部分都來自于谷歌搜索。

    現在,陳戈開始重新創業,依然專注于音樂領域。在他現在的辦公室里,依然放著與姚明的合影。“做巨鯨的時候,姚明從來沒有跟我說過他的顧慮,他是一個特酷的人,在他的字典里,不會有那么多顧慮。”陳戈說,“姚明實際上是一個特別好的老板和一個天使投資人。他從來不會跟你說那么多廢話。”

    不過,上海大鯊魚隊的虧損和投資巨鯨音樂網的失敗,并沒有阻擋住姚明擴大自己商業版圖的步伐,現在的他還手握黃杉資本與弘遠基金兩只基金,其投資項目仍處于“培育期”。

    “弘遠基金是章明基在弄,我參與得不多。我的情結還是放在體育項目上,其他項目還不是很感興趣。”陸浩說,關于姚明的投資部分,他從來沒有公開談論過,而章明基也以“姚明私事”為由拒絕透露。

    “我覺得姚明在商業上是蠻成功的。當然,他要是把所有心思都用在商業上,成果還可以更大,但是他的內心也不是說一定要在有生之年賺多少錢。”在張慶看來,姚明在商業上所走的每一步都是開創性的。“‘姚之隊’本身肯定想去體育產業投資,也接觸過很多制造、傳統產業,但是傳統產業沒什么亮點,體育產業也沒有形成產業鏈,還需要等待時機。

    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未來姚明還將會在商業上有更多的摸索和嘗試。為了取得商業和籃球之外其他領域的成功,退役后的他,甚至專門到上海交通大學攻讀計算機和金融專業。

    在自傳《我的世界我的夢》中,姚明寫道:“媽媽說為了將來,我必須學習英文和電腦。人們學好英語以便進入商界,或者去美國讀書,媽媽覺得我可以將英文用于商界。”在火箭隊打球時,姚明也會將管理類書籍《從優秀到卓越》帶到更衣室,這是當時的火箭隊主帥范甘迪送給他的書,并希望他能完成這種轉變。

    如今,姚明還有兩年才能畢業。除了攻讀計算機和金融,他還選修包括新聞在內的各種課程。學校離姚明家有一個小時左右的車程,為了避開上班高峰期,姚明通常早晨6點就從家出門。他不會住在學校,一方面學校沒有適合他的床,另外他還有很多其他事情要處理。

    “姚明真的是在認真學習。”陸浩說,姚明最近曾跟他討論馬斯洛的五種需求理論,包括生理、安全、社交、尊重和自我實現需求。

    對于眼下互聯網圈最熱門的創新話題,姚明也有自己的見解。“創新,這個東西太難了,你如果沒有渠道的話,創出的也是別人的新,你最多賺到第一桶金,然后賣給別人,再創新。而你賣給別人的創新就打折了,因為別人無法完全理解這個東西。另外,中國知識產權保護特別不好。”

    在學習、經商和參與慈善活動之外,這兩年姚明又多了一個新身份——政協委員。為了扮演好這個角色,他經常跟行業內人士溝通以收集提案,甚至“姚之隊”也會出面協助。在今年4月的全國政協雙周協商座談會上,姚明作了《取消賽事審批,激活體育市場》的發言。而在這個發言之前,陸浩曾組織邀請了前籃管中心主任李元偉、籃球評論員徐濟成以及一些學者、律師進行座談。

    “政協委員是姚明的一個新身份,他很希望有一個平臺能夠給體育的改革發展做一些貢獻。”李元偉透露,姚明會經常給他打電話,探討CBA俱樂部管理、籃球改革等話題。

    “政協委員對姚明來講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身份。”章明基向《財經天下》周刊透露,姚明明年的政協提案已經開始在收集了。“退役這幾年來,他慢慢地變成熟了,越來越把理想和實際情況結合在一起,這使得他的很多想法都更接地氣、更有現實意義。”

    盡管在章明基看來,退役轉型以來姚明一直在嘗試改變,但一個依然沒有改變的現實是,私下里很少有人能真正走入姚明的世界,即便是那些長期跟在他身邊的人,也鮮有人能夠做到這一點。大多數時候,姚明一直都生活在鎂光燈下,即便退役之后,他依然是關注的焦點,一舉一動都會在公眾的眼球底下被無限放大,只是很少有人能了解他內心的真實想法。

    上海五星體育電視臺編輯曹鍵每年都會跟姚明有幾次聚會,與會成員大都是當初赴美跟隊采訪姚明的記者,但現在他們都改行了。在這個聚會上,姚明會破天荒地聊聊他的生意以及生活狀態,或者是說些他平時根本不能說的話。

    “(聚會上的姚明)就像是一個普通人,他其實挺享受這種感覺的。”曹鍵說。

彩经网黑龙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