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主頁 > 浙江 > 城鎮 >

涵養春節年俗的文化根脈

2018-03-09 10:36 來源: 浙江在線

  “年”,是鑲嵌在中華文明血脈中的文化密碼,從唐代孟浩然“續明催畫燭,守歲接長筵”對過年歡聚盛宴的描寫,再到春節前浩浩蕩蕩返鄉大軍的身影,超市人口攢動的購置年貨的景象。可以說,再也沒有這樣一個節日,能夠恰如其分地連接起歷史與現在,當下與未來;連接起著城市與鄉村、高樓大廈與炊煙裊裊。對于每一個中國人而言,過年的重要意義怎么形容都不為過,它意味著兒時得到糖果紅包的興奮,意味著祭祖上墳、慎終追遠的肅穆,也意味著舉家暢飲圍爐夜話的溫情,更意味著“一元復始、萬象更新”的期待與展望。

  如果說親情倫理、文化認同構成了“年”的靈魂,那么各式各樣的年俗就成為了“年”的骨骼。年俗歷史悠久,既有代表著民族文化的整體普遍性,又因時因地呈現區域的差異性。然而,隨著時空變遷,很多年俗不能不說早已不適應當下社會的實際,更遑論與現代文明的媾和,這就需要我們在這樣一個節點,審視打量我們的年俗文化,助力那些不合時宜的部分實現轉身,進行“現代一躍”。

  總結過年作為一種重要傳統沿襲千年的重要原因,無不是因為這個日子所凝聚的儀式感和精神意義。即使在多年來人們慣用陽歷的當下,春節期間都清一色以陰歷計時,說明了這個節日的文化價值和魅力。闔家團聚的這一刻,給予打拼了一年的奮斗者溫暖的心靈慰藉,無論是哪個時代,仁愛、團聚、吉祥始終是春節的價值內核,是賡續千年文化的傳統的命脈所在。這里所說的需要“現代一躍”的年俗并不僅僅是燃放煙花爆竹、放孔明燈、焚燒紙錢等,更重要的是體現為一種在告別了物質短缺和娛樂匱乏后,伴隨著生活水平提升的“年味寡淡、甚至變味”的現象。有媒體評論當下的過年時,飯局花式勸酒讓人身心俱疲,紅包數額節節攀升,有人戲稱“一個字,累;兩個字,消費;三個字,大聚會;四個字,胡吃海睡”,這也恰恰說明,越是在物質生活不斷豐裕的今天,越要去思考如何更好賡續民俗文化的根脈。

  實際上,當下春節年俗面臨的最大挑戰,并不是西方流行文化的沖擊,而是如何在適應當下社會發展需要的基礎上進一步傳承好創新好春節年俗。近年來,從央視春晚的文化大餐、集體搶紅包集五福活動,再到眼下家庭團聚版微信“跳一跳”,都說明了越來越多的活力因素注入其中,愈發凸顯網絡時代出其對春節年俗的影響。但我們更要看到的是,互聯網時代的新年俗,讓春節在另一個層面流行起來,盡管有可圈可點之地,但就文化的厚度、精神的高度、價值的深度方面還有很大的挖掘空間,比“博君一樂”更重要的還有“家國情懷”,年俗的傳承發展、變革更新最終都在表達著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否則對很多人而言,過年只是意味著“躺家里玩了幾天手機而已”,這樣又怎么能不感慨“年味變淡”呢?

  文化是一個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動力。中華優秀年俗文化在當下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這既急不得但也慢不得,因為這是書寫“文化自信”的一篇大文章,也是當下積極推動破解城鄉二元對立結構,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奮進之筆”。《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就明確提出:“實施中國傳統節日振興工程,豐富春節、元宵、清明、端午、七夕、中秋、重陽等傳統節日文化內涵。”弘揚傳統節日文化,既需要政府積極倡導、大力支持,也要社會各界積極響應、形成合力;對于眼下每一個翹首期盼農歷春節來臨之際的人而言,能否少玩點手機,少參加些喝酒應酬,和家人吃好每一頓飯;能否在貼春聯、拜年賀歲的同時葆有一分耐心和敬意;能否不去在意紅包數額、衣錦還鄉功成名就,就坐在故鄉的土炕上和父母親人、兒時玩伴好好聊聊談心。在這樣的點滴中,我們不僅記錄下了個人的年度記憶,也在助力著傳統春節文化的“現代一躍”,畢竟,年俗在,我們文化的根脈就在;文化的根脈在,我們才能以最好的姿態和情懷迎接每一次全新的出發。

  (作者為蘭州大學學生)

彩经网黑龙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