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主頁 > 浙江 > 環保 >

【潮賽】羅正宇事件:“容錯空間”不妨大一些

2018-03-09 10:36 來源: 浙江在線

  1月29日凌晨,來自湖北天門的農家子弟、25歲的研究生羅正宇,被發現在一家小旅社自縊身亡。家人發現其支付寶僅余0.71元,13個手機網貸“APP”,共欠下5萬多元債務。此前,羅正宇一直對家人謊稱在武漢工作,實則靠著小額貸款“借新還舊”, 輾轉在小旅社、網吧“流浪”。

3.png

  25歲羅正宇碩士自縊,直接導火索還是“網貸”,雖說5萬元聽起來不是很多,但若置于其具體標簽當中就另當別論。比如農家子弟,從小優秀等,還有再加上在武漢折戟,幾乎身無分文的具體情境,使其人生起伏的挫敗感與現實狀況產生的壓力交織,心理也隨之扭曲。如此看,羅正宇是敗給了現實,敗給了自己,在這一內核驅動下,五萬塊便很容易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網貸”固然要抨擊,要整治,但對于羅正宇的悲劇來說,“網貸”問題只是表層原因。深層次原因還是要在其“現實失敗”中找,羅正宇心理問題如何累積、疏導其心理的相應環境缺失,則是癥結所在。

  怎么講呢?那些具體標簽和情境的交織打擊看起來是可怕,但若羅正宇有一個強大的內心,也有一個包容且有積極激勵作用的家庭和社會環境,是可以幫助他走出所謂的困境。但現實是,他失敗了,沒有抗住這些壓力。從側面也能反映,家庭和社會環境,給予其的“容錯空間”還是不夠的。

  年輕人犯錯、試錯都很正常,后面該跟上的是改錯和成長,但羅正宇只走了一半,沒有嘗到后面升華部分的滋味。對于他自己來說,就是心態沒有擺正,進而親手把自己丟到了誤區之中。具體而言,其本身沒有一個積極入世的姿態,對社會的適應能力和承受能力不僅較弱,還沒有在實際中不斷提升的趨勢。甚至可以說,其缺乏直面社會和與社會“斡旋斗爭”的勇氣,進而容易把現實的困境放大,把自己的心理焦慮放大,以至于自己成了這些困境和焦慮的殉道者。

  其實,根本不需要他如何努力和拼搏,只需要他自己給自己一次機會,跳出自己設計的束縛圈,要從失敗中看到經驗的積累,看到成長的希望,在愈挫愈勇中點燃未來。

  不過,他對現實的無力感與失望感,也要家庭和社會的疏解。家庭環境造成了其“自尊心強”的性格特點,也倒逼其有了“從小優秀”的光輝過去,農家子弟的現實標簽也產生了相應壓力,還有工作挫折等社會層面的壓力等。這些本身的存在其實都沒問題,但前提是要把握好度,且要有相應的包容與鼓勵。比如,家人要多跟子女溝通,也多理解子女,關注子女在社會適應期里的心理和生活,不要盲目給其太多壓力。

  而社會層面則需要對年輕人初入社會的就業和生活多一些關懷和引導,從制度層面為年輕人尋求相應的社會保障和心理保護。在年輕人困難時,拉他們一把。學校可以多重視心理教育,尤其是對應屆畢業生,更要多一份溫暖和體貼,用人單位也要在這方面下功夫,要在制度層面探索,給予員工存在感和參與感。家庭和社會層面的“容錯空間”一旦大起來,給予年輕人的便是舒適感和適應感,疏解其心理壓力,緩解其現實孤獨與困惑,對其自身的“容錯空間”也有一定擴大作用,進而讓越來越多年輕人心懷坦蕩,健康生活。

  面對25歲碩士自縊這一現實悲劇,我們應該惋惜,也應該警醒。以后,要讓對年輕人各方面的“容錯空間”大一些,并兼顧精神層面和制度層面的推進,朝著“讓無力的年輕人變有力”這一目標前進。而且,“容錯空間”一旦大起來,釋放年輕人壓力,解除他們心理障礙,或許還能讓他們少走很多彎路和錯路,就拿羅正宇來說,若其能早日與家人溝通,家人和社會能早點關注他并為他托底,其可能也就不會去“網貸”了。這樣說來,“容錯”本質上也是在減少錯誤,規避更大風險。

  當然,“容錯空間”在擴大中,也要控制“試錯成本”。需要把握好平衡,規避盲目擴大,不能沒有底線,不能超越道德和法律的紅線,不能任當事人反復無常,避免滋生新的問題。這樣的“容錯空間”才是有價值,有意義的。

  (作者為浙江傳媒學院學生)

彩经网黑龙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