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主頁 > 浙江 > 論壇 >

弄潮號|沒有品味的春晚是愚蠢的春晚

2018-03-09 10:36 來源: 浙江在線

010.jpg

  中國最大的年會是春晚。在央視除夕的春晚直播現場,除了早些年能夠看到勞模、“感動中國”獲獎者的面孔,現在最著名的現場觀眾要算“笑臉哥”了。

  “笑臉哥”怎么進去的不知道。全國十多億人,長一張喜慶臉的多了去,沒點門道不可能。這么多年春晚,“笑臉哥”總能向這明星、那大腕討到門票,而且都被攝像精準地掃到?大哥,您能不能把故事編得比您的笑臉再圓潤一點?

  今年春晚現場,網友爆料說,有現場門票網售,最貴的一張五萬元。記者聯系上“票販”,被告知是從“內部渠道”拿來的,價格大致四五萬一張。這事央視的回應是,春晚門票從未授權對外出售,希望市民不要上當受騙。

  央視這話應該不假。但“從未授權對外出售”,跟外面有人高價兜售,并不矛盾。春晚場子越辦越大,年年民調的滿意率與觀眾的感受反差很大,但想去現場的還是多如牛毛。春晚現場的坐席換了不少贊助,可以理解。但把關也很重要,不僅為了安全。實在有余,多請些勞模也挺好的。

  春晚應該成為聯歡的現場,不是看錢看臉的現場。我說的是現場的座位上,不是舞臺上。

  央視春晚,這些年減少了廉價的搞笑節目,很好。一個國家的娛樂,都以東北話為標配,都拿農民來逗樂,它的娛樂文化必然是低俗的、惡俗的;是沒辦法像韓國、日本那樣,光一個節目的版權賣給中國的省級衛視,就能獲得動輒高達幾億人民幣的收入的。所以該剎車時就剎車,引導很重要。

  但是人類已經剎不住“春晚”泛濫的節奏了。中國大大小小許多單位,都覺得本單位如果組一場春晚,一定能出彩。于是年前,各路神仙上臺了,粉墨登場。惡搞的《黃河大合唱》,就是這樣一場無知、無恥的鬧劇。

011.jpg

  扭臀獻丑的“指揮”、跳大神狀的“伴奏”、夸張裝逼的男女“合唱”,那段視頻整一個群魔亂舞、丑態百出。笑聲有了,看點有了,但是臺上臺下的三觀和節操卻滾碎了一地。

  搞笑,只要搞笑就是春晚。掉價,只要掉價就是藝術。男版芭蕾舞《天鵝湖》,就是什么人都能上場春晚的代表作。這么多年,它依然是中國單位春晚的經典作品。不僅今年有,明年還會有。

  人類不要小看了模仿效應。越低俗,越能賺取廉價的笑聲。中國人群,最不缺的就是低俗的模仿者、以丑為美的惡搞者。很多人把沒有底線的丑態,當作藝術。有人干這事兒一輩子,開了很多的經營場子。于是各種不服,扮丑誰不會?人人能上場,個個是演員。中國單位春晚,已經進入以丑為美的比丑畫風。

  今年單位春晚,還在進行時。這兩天已經有人被部門高管在春晚上摔斷了骨頭。依然是男扮女的惡心反串,依然是廉價的掌聲。酒精的作用之下,男員工身著鮮紅的旗袍,腳踩高跟鞋,蹭蹭蹭上得臺來,被總經理直接抱至肩部,再直接摔到地上。作為有過擒敵格斗訓練經歷的旁觀者,看這個總經理摔人的危險動作,再看他摔完之后帶頭向觀眾鼓掌的自信動作,我看到的是單位春晚場合的無知之極,是為獲取廉價笑聲而徹底拋棄各種底線的酒精沖腦。

  很多人覺得,不辦春晚的年會是不團結的年會,不勝利的年會。哪怕沒舞臺,表演總是不能缺。而還有很多人覺得,春晚就是用來笑的,不惹人笑的春晚是失敗的春晚。然后年前很多天,層層布置了、“選拔”了,放下手頭工作也要湊一臺單位里的春晚。講是講溝通感情、凝聚戰斗力,實際上大伙兒都明白,年會喝過、笑過之后,該干嘛還干嘛。比如該勾心的時候還得去斗角,該計較的獎金還得計較。而那些以為鼓足勇氣上臺博眾人一笑,能夠提升自己在單位的形象和地位、進步與多得的表演者,別人原來怎么看他,還怎么看。

  沒有品味的春晚是愚蠢的春晚,而愚蠢的春晚是溝通不了感情,凝聚不了戰斗力的。品味是文化,文化是軟實力,可以走遍天下。拉低品味博取一樂的單位春晚,不辦也罷。燒那么幾個錢,還不如工會給員工實實惠惠發點福利。

彩经网黑龙江时时彩